十七
作者:leftmemory      更新:2017-05-08 06:00      字数:1099
    于冬看着张铮疑惑的表情,笑了笑,说:“上面的字都没了吧!”

    张铮狠狠地盯着他,没说话。

    于冬接着说:“我没拿你的笔签字,用的是我带的签字笔。那个笔有点特殊,字迹经过一段时间会消失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我说你那天的举动有点古怪呢!原来是这样……是,现在字没了,但是我还有当晚的录音,一样能当证据吧?!”

    于冬又笑了:“你倒是看看录音还有没?!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删了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连忙拿出手机查找着。找了一会儿,没找到。

    这时听到于冬说:“录音没找到吧。那天趁咱们两个喝酒的时候,小梁偷偷给删了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慢慢走回了座位,又坐下了。

    于冬看着张铮说:“你的信心还有吗?”看到张铮没说话,他又接着说:“张工,现在你那儿没有我的任何把柄,你还要告我吗?刚才我只是装了一下,你还真信!哥们,你还嫩。和我斗,再练练吧。现在你没有我的任何把柄,而我这却有你的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你前些日子打电话,不是说另一个方案也有眉目了吗?”

    张铮慢慢地点点头。

    于冬接着说:“把这个方案给我调试好,咱两个的事就一笔勾销,以后我绝不再追究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苦笑了一下,喃喃自语:“你不再追究,你不再追究。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然后抬起头,看这于冬,说:“我把另一个方案弄好,你真不再追究了?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把柄在我手里,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吗?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是啊!现在你是刀俎,我为鱼肉。想怎么切,都你做主。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其实我也没想这样。就是你明目张胆地又要录音,又要签字,我也不得不防啊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你的意思是事情的起因是我?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你知道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这句话吧!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但是于老板这样对我是不是太过了吧?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好多事,是需要交学费的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我这学费交得也太他妈亏了!”

    于冬冷笑着说:“这就是最残酷的、利益至上的战场。以后小心点吧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于老板,我想问下。如果我那个方案卖给你,你能给我多少钱?”

    于冬想了一下,说:“三十万吧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那我两个方案的话,就是六十万。哼!我这次的学费是六十万。”

    于冬说:“张工,别这么想吗!这样越想越难受。要怪的话,就怪自己的筹划还不够缜密吧!下次注意吧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下次我会注意的。但是这次的学费我还是不想这么容易地交。”

    于冬不解的看着张铮:“我想张工不是那种冲动的人,也是知时务者,不会做出过激的行动。况且看看咱俩个的体格,你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”

    张铮说:“于老板,放心。我不能干过激的事。咱们这是斗智,不是斗勇……于老板,这次的事,我真是佩服你。这只赚不赔的买卖都让你做绝了。对我你真是机关算尽。于老板现在应该是胸有成竹了吧!……不过,恐怕让你失望了。”

    于冬有点疑惑的看着张铮。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