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从云端坠落
作者:haiwuya      更新:2017-05-08 06:20      字数:3039
    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这云端坠落的感觉,恐怕只有那亲历了的水珠知道吧。黎初阳说得没错,他就是那从崖顶坠落的瀑布,最终停于潭中,沉入谷底。回到广州的时候,“柯阳广告”已经更名为“瑞鸣广告”,虽然法人代表并未更改。公司员工更换大半,雨晴称之为“换血”,至于为何换血,黎初阳心里自是清楚。好在龚顺杰和李文彬依然在。

    黎初阳回到公司,李文彬一脸苦哈哈地迎着:“初阳,回来了……我……我也是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柯阳广告”是黎初阳的心血结晶,如今变动如此之大,李文彬和龚顺杰却将他蒙在鼓里,真令他心寒。

    “初阳,我一心向着你,你这是知道的。可是我也有家人,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!我知道我对不住你,我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好了!”黎初阳淡淡一笑,“不就是‘柯阳’变成了‘瑞鸣’嘛,股份还在,这就行了!我股份过半,想怎么弄,那还不是得依我!”

    “已经不是了!”李文彬面色惨然,“你一年前出国的时候,不是写过全权委托书给雨晴么。她利用委托书,进行了公司整改。黎氏在公司大肆注资,购买股份,如今我的股份已经被全部赎回,你的股票也被转让的转让,卖出的卖出,稀释得所剩无几。现在,你妈是最大持股人,雨晴是第二持股人,你估计只能屈居第三了!”

    “牛!牛!她真牛!”黎初阳气得浑身直发抖,四处张望,目光最后落在办公室里的那张新做的KT板,气得一顿乱踩,把那KT板踩了个稀巴烂,这才扬长而去。

    黎初阳一脚踹开经理办公室大门,大摇大摆地走进去,一屁股坐在雨晴的办公桌上,俯视他的表妹:“雨晴大经理,听说你成第二大股东了,表哥在这里恭喜你了。你可真是六亲不认,吃骨头连渣子都不吐!境界之高,修为之高,真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我黎某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甘拜下风!”

    雨晴并不抬头:“为了一个男人,和家里人闹得天翻地覆,值得么?”

    面不改色。轻描淡写。

    不愧是女中豪杰!

    “我和家里人闹,你来凑什么热闹?你是苍蝇闻到血腥味,知道有利可图才跑回来的吧?奸商,真是个可怕的奸商!”

    “奸商?”雨晴抬起来,“好吧,我承认,我是个精明的商人!可是有时也会有点人情味的。表哥呀,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你呀,跟姨父认个错,表个态,什么都又回到原位了。”

    黎初阳抓起办公桌上那一叠码得整整齐齐的文件,随手向上一扬,把资料撒得满地都是,蔑视地说:“表态?去见你的鬼吧!这公司你若想要的话,我送你好了!我黎初阳既然能够打下第一个‘柯阳广告’,就一定能打下第二个‘柯阳广告’!但你转告老爷子:长堤再长,也有可能被蚁穴击溃——何况还是一只养了二十几年的蚂蚁!”

    “表哥这话可真是意味深长,”雨晴端起杯子,悠闲地喝了口水,“这么重要的话,你放心,我一定替您传到。只怕老爷子听见要伤心了!”

    黎初阳从公司回到幸福里,却发现密码锁居然换了密码。

    他只好打电话给李文彬:“文彬,家里的密码怎么换了?”

    “我不知道哟,一个月前我就被赶出来了!”

    “什么?”黎初阳挂了电话,火冒三丈,狠狠地踹了脚门。

    他跑去找物业,物业却告诉他一件令他更震惊的事:一个月前,他妈妈拿着户口本来办了房屋更名手续。由于黎初阳并没有结婚,户口仍和父母在一起,所以办起来简单。当初,他妈就一句“这是父母出资买的,不想变为小两口的婚后财产”就让工作人员信以为真了,更何况还有领导随同,这面子不能不给。于是一切都顺顺利利地办了下来。

    黎初阳站在院里的梅树下,仰头望着自己住了几年的家,心里有几分失落。钱虽然是父母出的,但装修却是自己一手策划的,从设计到施工,无一不是自己亲力亲为。在这里,他和兄弟文彬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,又有多少次站在那个阳台向文彬哭诉自己对南柯的思念之苦。如今,文彬却被自己的家人轰出来了!

    “可是我也有家人”,黎初阳想起了李文彬说这话时的吞吞吐吐,还有他额间隐隐的痛楚。家人,是呀,这是作为人一辈子的负担!看来,因为自己,李文彬确实受苦了。

    兄弟,对不住了!

    黎初阳瞥了眼梅树,狠狠地踹了脚:“梅什么梅,哪来那么多倒霉!都怨你!死物业,没事在小区里种什么梅树,触人霉头!”

    梅树何其无辜!

    黎初阳走了,一只喜鹊飞进院子,停在那棵梅树梢上!

    黎初阳有些失落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走着走着,居然走到了中山大学。迎江而立的牌坊高高矗立,“国立中山大学”六个大字面江而立,每日看潮水拍岸,听细浪深夜的谰语。他拾级而上,坐在牌坊之下,望着江心那红红绿绿的浮标,心也沉沉浮浮。

    江水……南柯……江桥……李文彬……江上游轮……老爷子……游轮上迎风飘展的旗……雨晴……

    他有些错乱,看着江景,可眼前却总浮现那形形色色的人影,编织交错,好似人生里的一场大戏。不,这确实是一场人生大戏,如同爱情剧里上演的王子爱上灰姑娘,遭到史无前例的逼迫分离。

    “不,不能就这样认输!”黎初阳挺身而起。

    他需要做些什么!

    他应该做些什么!

    他一定得做些什么!

    黎初阳给南柯去了个电话,说有事得回老家一趟,当天就买了回湖南的票,回了老家。这一去就是三月有余。虽然他每天都会给南柯打个电话,可却总是期期艾艾,并未交待那边的详情。那边如何,南柯无从知晓,后来黎初阳再提起,也只是轻描淡写。但南柯知道,那一定是惊心动魄的反抗。

    黎初阳的人生从此颠覆,而南柯不过是一切回归本位。他又回到了以前那个狗窝。这两月来,他虽然不在,但是李文彬倒是仗义,每月都按时帮他垫付房租。如今回来,也不用打扫,水一开,菜一买就可以进入正常的家庭生活了。

    只是工作,他却找得比以往更加艰难。那些高大上的公司照样拒他于千里之外,一些中小企业起初有些意愿,可当他们见了南柯的庐山真面目后,都表现得很冷淡。但最令他想不透的是,有几家公司明明当场拍板要他,可没过几个小时,居然又变卦了,不是说“人员满了”就是说“不合适”的。若真是“人员满了”,你们招什么招?若真是“不合适”,你们面试的时候眼瞎了么?虽然大家都不说,但南柯心里亮堂得很——有人在背后捣鬼!

    从平面设计公司到小的名片制作公司,再到一般的文员,最后到餐厅服务员,南柯对工作单位的要求一降再降。可是连普通的服务员,那些人都不让他好好干。他先后干过好几个地方,可不到一周,老板就都悉数将他辞了,有人说他留在这太屈才了,也有人说他不适合餐饮。可是究竟为何不适应,南柯倒是没有细问。没有任何闪失,也没有得罪任何人,那么所谓的“不适应”便显而易见了。

    城区待不下,南柯又去了番禺,转战工厂。他曾经在工厂上过班,再回到工厂,可谓是轻车熟路,很快便上手,也颇得组长的信任。可是好景不长,没过几天,一群痞子来了厂区闹事,还非栽到南柯身上,甚至扬言“南柯一日不走,闹事一日不休”。那主管气不过,报了警,警察倒是把他们驱散了,却并未立案。没过几日,一切又死灰复燃,那群人又来了。虽然领导没有赶他走,可这次南柯却觉得不好意思,只好自己打了包走人。

    主管把他送到厂门口,语重心长地说:“南柯呀,你恐怕是得罪了什么小人!这人生一世,光明磊落才好。有些小人,我们惹不起,但躲得起。”主管给了他一张明片,让他去深圳找他的朋友,他朋友在那开了一家电子厂,可以收留他。

    南柯接了名片,却并没有去深圳。日子虽然苦,可南柯并不打算放弃,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困难挫败的人。

    工作,他依然找着。

    那日,龚顺杰和李文彬来找他了,说许久不见,一起聚聚。

    去见他两的路上,南柯心里直打鼓:这两个家伙该不是替别人来做说客的吧?

    酒吧的灯有些昏暗,龚顺杰和李文彬坐在吧台前,手里擎着杯酒,默默地看着舞池里扭动着的青春肉体。那激昂劲爆的DJ乐正在空中回响,那摇摆的肢体激越亢奋,好似是一场对生活抗议的游行!

    不,那是南柯不屈的抗争!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