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.27
作者:THE.5      更新:2017-05-08 07:54      字数:2382
    刘伟纶的手机响着,是猫崽打过来的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早啊,干啥呢?

    猫崽:今天约了五哥他们去世纪公园,走不走,一起啊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世纪公园啊!好呀,我都还没去过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从板凳上站了起来,然后有种疼痛感从股间传来。然后他又默默地坐下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算了,我还是改天再去了,你们先去考察地形啊,下次带我去!

    猫崽:什么鬼?到底去不去啊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我这次就不去了,你们去吧!就酱,拜拜哈!

    刘伟纶坐在汪译晟给准备的软垫上,有些失落,难得大好的周末,竟然不能出去玩。然后自顾自的打开微博浏览着各种信息。汪译晟洗好碗碟走出来,他刚刚在厨房已经听到了刘伟纶的对话,然后走出来看他有点失落的样子。皱了皱眉头。走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来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怎么了,不开心啊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没有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伸手把刘伟纶环抱过来,然后亲了亲他的脸颊。刘伟纶朝他笑了笑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想去世纪公园啊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挺想的,我都还没去看过呢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我待会去给你买点药,明天咱们再去,好不好!

    刘伟纶高兴了,然后笑呵呵的:嗯,好啊!

    汪译晟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,刘伟纶很识趣的凑上去亲了一下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宝贝,你坐在这里等我回来,别乱跑知道吗?

    刘伟纶:嗯呢,知道啦!!

    汪译晟穿上西装就出门了,刘伟纶看着一身西装革履的汪译晟,秒变小迷弟,真是帅的不要不要的,自己有这样的爱人真是很自豪啊!又帅气又体贴,持的了家在外打得了天下。汪译晟开车朝小区附近的药房过去,买了药后,他路过蛋糕店,给刘伟纶买了一个小蛋糕。刘伟纶听到了有人开门的声音,肯定是汪译晟回来了,然后自己就屁颠屁颠的跑到玄关处等着,汪译晟一进门边看见刘伟纶站在玄关等他,刘伟纶整个人抱了过去,双手环着汪译晟的脖子,汪译晟一手搂住他的腰,一手拎着药和蛋糕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回来啦!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是啊,你这小家伙不好好躺着,跑来门口干啥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迎接您啊!

    汪译晟:迎接啥,走起路来都痛,还那么大的动作,我可心疼着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您手上的是什么?

    汪译晟:给你带的蛋糕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我好久没吃蛋糕了啊!那天生日的我都没吃呢?

    汪译晟:现在不许吃啊!才刚吃饱,待会撑坏了,我给你放冰箱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嗯,那我今晚吃呗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行,走,上药去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把刘伟纶抱到二层,然后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,刘伟纶有点羞涩,但是没有伸手阻止。只是脸蛋微微发红,汪译晟看着,笑了笑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怎么,还害羞啊 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才没有,您轻点,我怕疼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遵命,老婆大人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上药上的很轻,生怕弄疼刘伟纶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躺在软垫上,看着二层外面的小庭院,哼着小曲,甚是写意。汪译晟在厨房里煲汤,然后穿着围群走上来,十足个家庭主夫,刘伟纶回过头看去,鼻血都要喷出来,洁白的衬衫加上黑色的西裤,穿上围群,已到中年的汪译晟微微发胖,本来年轻时就很壮,现在多了点肥肉感觉刚刚好,这韵味!汪译晟朝刘伟纶笑着,简直太可爱了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宝贝,待会咱吃饭啊!给你煲了汤。再等一下就好了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今天咱吃啥?

    汪译晟:酱骨架、凉瓜炒蛋还有西洋菜萝卜炖猪腱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那好吧,本少爷命令您,速速呈上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小的遵命。

    饭桌上,刘伟纶一边吃着酱骨架一边夹着凉瓜炒蛋,压根没吃碗里那碗白米饭,汪译晟无奈,是不是用筷子敲敲他的碗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宝贝,吃饭啊,光吃菜不行!赶紧的吃点饭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恩恩,知道了。

    然后继续吃着酱骨架和凉瓜炒蛋。一边呢喃着:好吃好吃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无奈,起身进了厨房给刘伟纶盛了碗汤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米饭可以不吃,但是汤一定要喝,听到没有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恩恩,知道了知道了。

    饱餐之后,刘伟纶躺在沙发上歇着,汪译晟把碗筷收拾收拾,然后洗干净了。就坐在沙发上,让刘伟纶的脑袋枕着自己的大腿,然后拿了一本书阅读着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您在看什么书?

    汪译晟:管理学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这种书我都看不懂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没事,你只要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就好,其他的有我呢。说罢抚摸着刘伟纶的额头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很享受被汪译晟爱抚的感觉,于是乎闭上眼,往汪译晟的怀里蹭了蹭伸手环住汪译晟已经有点肥胖的腰,睡过去了。汪译晟把放在另一张沙发上的毯子取了过来,轻轻地给盖了上去,然后自己静静地阅读着,等到累了的时候,取下了眼镜,伏下身去,亲了一下刘伟纶,自己也靠在沙发上休息。

    四月的上海,天气很阴晴不定,早上下雨,中午出太阳,搞不好旁晚的时候这雨又下下来了,滴答滴答的雨滴声敲打在外面的楼墙上,刘伟纶醒来的时候,伸了伸懒腰,然后他发现汪译晟坐在沙发上休息着,然后他凑上去看着汪译晟熟睡的样子,他取出了手机,把镜头调到前置,然后和汪译晟来了张合影。

    咔擦!!!

    汪译晟睁开双眼,揉了揉。然后把眼镜戴上,一把把刘伟纶抱了过来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醒了啊!

    刘伟纶:嗯,睡得可舒服了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当然舒服,我这双老腿啊,都快没知觉了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想了想,自己是靠在汪译晟的腿上睡觉的,这一睡就两个多小时,估计这腿早就麻了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我就是想要赖着您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我还巴不得你赖着我,赖我一辈子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!

    汪译晟:是,我说的。你得放心上去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我给您削苹果去,您坐一会儿。说罢就屁颠屁颠的到厨房去,走的时候发现后面已经没那么痛了,这药真神奇。刘伟纶用笨拙的手势削着苹果,然后像餐厅里一样切成一小块

    的,端出来给汪译晟吃。汪译晟稍微动了下麻痹的双腿,然后换了个姿势,翘起二郎腿椅座在沙发上,刘伟纶出来的时候看着就像一霸道总裁的样子。刘伟纶端起苹果坐在汪译晟隔壁,然后拿起叉子叉了一块,往汪译晟的嘴里送。汪译晟张嘴就吃,一边看着电视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甜不甜,这苹果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甜啊,像砂糖一样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自己尝了一块,然后打了个寒颤。汪译晟看着他的样子,呵呵呵呵的笑着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甜个屁啊,这酸的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笑嘻嘻的看着刘伟纶噘嘴的样子,然后脸凑过去,在他撅起的嘴上亲了下去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这苹果甜不甜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是你亲手削的。意义不一样。

    刘伟纶:太酸了,咱还是不吃了。

    汪译晟:吃啊,为啥不吃!这你给我削的,扔掉我心疼。(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“雄体科技”或“xiongtikeji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。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!)
吐槽一下: